淘宝老兵:13岁工地搬砖30岁年入百万又破产40岁学李佳琦

时间:2019-09-18 15:27 点击:

  2004年,蒋大红刚从部队复员,一直找不到工作。叔叔给他三万块打本,他买了辆面包车,在广州街头,准备做黄鱼生意。

  那几年,他一直挣扎在温饱边缘:拿洗碗精洗头发,捡地上的烟屁股过烟瘾,往身上盖两层衣服,告诉自己不冷。

  直到有一天,在广州火车站,遇到了一个开档口的韩国老板,他的生活才有了转机。

  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家里供不起三个孩子读书。蒋大红只上到初中,就辍了学。他辗转各地打零工,赚来的钱给了两个妹妹付学费。

  13岁进入社会摸爬滚打。他在工地上搬过砖,当过小裁缝,学过修车。15岁,他第一次出远门,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,投奔在北京的叔叔。叔叔为他谋了一份建筑工地上的差事。

  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,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,蒋大红有一种预感:“这辈子,再也不会回这里了。”

  见到一身光鲜的叔叔,蒋大红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话都不说。叔叔只当他腼腆,却不知“学校老师教课用的,都是方言,我那时候还不会说普通话。”

  来了没多久,叔叔带他去王府井,那是他第一次吃麦当劳。彼时,麦当劳刚进入中国没几年,是“时髦”的象征。稍有条件的北京家长,都会带孩子去尝一尝洋快餐的味道。“我几乎带着朝圣的心情进店,一杯冰淇淋舔了半小时。”

  在北京,蒋大红第一次坐电梯,第一次看到,也慢慢学会了普通话。他觉得,“家乡真的好小,原来外面是这样的。”

  待了大半年,蒋大红又跟着父母,跑到广东佛山。父母摆地摊,他则辗转在家具、五金、玩具加工厂打工,“做了半年时间,拿了不到300元。”

  试用期的工资不高,蒋大红每天挣扎在温饱边缘。买不起洗发水,他拿洗洁精洗头;烟瘾犯了买不起烟,就捡地上的烟屁股继续抽;工厂提供免费住宿,但不提供被褥,最穷的时候,他和另外两个工友,晚上睡觉只盖两层衣服。

  主管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很快拒绝了他:“太瘦了。”蒋大红大受打击,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能做什么。

  叔叔很快给他打了3万块钱。蒋大红买了一辆七座面包车,做起了黄鱼车司机。第一笔生意,是送一个非洲人去机场,谈好了90元的车价,但车子开到半路就被拦截。没有经营执照,车子直接被扣下了。

  蒋大红心疼到差点哭出来,“2004年,3万元是广州白云区一套房的首付了。”

  车子要不回来,蒋大红索性到火车站附近找活儿。有一家公司要了他。老板是个韩国人,普通话讲得比他还溜。每天,他负责开车,把仓库的货拉到批发市场。“那里有公司的档口。”

  有一天,他坐在公司的椅子上一边休息,一边等仓库打包。不经意,听到两个女同事的聊天。一个说:“今天淘宝单量比较少,旺旺上咨询的人也不多。”另一个附和着,“前几天生意比较好,这两天不知怎么了。”

  那是淘宝出现的第二年,蒋大红第一次听到“淘宝”、“旺旺”,也第一次知道,“哦,原来可以上网卖东西啊。”他算了算自己每天从仓库运到档口的货,“如果都能在淘宝上卖出去,真能赚不少呢。”

  早上六点多,站西的批发市场熙熙攘攘。国外的二级批发商、淘宝店主都操着一口普通话,跟档口老板讨价还价。

  “我是做网店的,一件给不给批?”蒋大红以为,“起批总要很多件,老板才肯卖。”让他吃惊的是,档口老板很快同意了。批发商把一件看中的韩式女装,利索地装进了黑色塑料袋。

  蒋大红一连逛了好几家档口,发现老板们都愿意给“开网店的”一件起批。他很快意识到,“那我也能做啊。”

  回家后,他在网上搜索“淘宝网”,才发现原来网上卖东西,还要会拍照。“我不会拍照,也不知道去哪里拿照片”,蒋大红犯了难。

  捣鼓了大半年,虽然没赚到钱,蒋大红还是坚定了电商这条路。他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社交,就喜欢在网上做买卖,沉浸在“一个人”的自在里。他一口气买了5、6本讲解Ps的工具书,研究图片处理、宝贝标题以及直通车。

  2007年,“淘宝网”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零售商圈。蒋大红也开了淘宝店,他在淘宝上搜索销量最高的女装,然后去档口拿同款。这时档口老板已经相当熟悉网店的操作,“给你货,同时还提供照片。”

  在广州做电商的商家,私下组了一个“电商联盟”QQ群,蒋大红也被拉了进去。

  有一次,群里组织烧烤。一位做淘宝女装的店家,戴着20多万的瑞士手表,系着2万多的名牌腰带出现在聚会上。“2009年,他的店铺就做到了两个皇冠,年收入2000多万元,生活相当惬意。”

  还有一个原本是音响工厂流水线多的工资。后来辞职开了一家淘宝店卖音响,“再见面时,qq电脑版如何修改本地消息记录,已经赚了几百万。”

  2008年,淘宝B2C新平台淘宝商城(天猫前身)上线。彼时,蒋大红在广州电商圈已经小有名气。一个在线下做服装生意的大老板慕名而来,请他开一家天猫店,“工资之外再给你20%的干股。”

  “很多传统企业的老板,没在‘淘宝’上卖过东西,甚至连‘支付宝’也没用过,对电商更是一窍不通。”蒋大红正好想转型做天猫店,于是拉了8个人,组建了一支电商队伍。

  公司主要生产女装服饰,在广州有200多平的工厂,在批发市场也有好几个档口。为了扩大宣传,蒋大红到广州金融学校找了一个在读大学生做模特,成了最早一批的“街拍”商家。

  那时,韩剧在国内风靡。《天国的阶梯》、《冬季恋歌》、《浪漫满屋》让崔智友、宋慧乔成了家喻户晓的韩流明星。她们的着装风格也成为国内女青年追逐模仿的对象。

  趁着这股“韩风”,蒋大红做了好几个爆款。一条日韩的A字短裙,通过直通车、团购以及店铺的折扣活动,一个月就卖出了4000多件,热度持续了整整3个月。

  蒋大红很快赚到了第一桶金,在广州买了车,又买了房。工作那么多年,那是他第一次,收入超过了大学毕业的妻子。

  2012年,张大奕刚刚崭露头角。几年后,“淘宝红人”张大奕年收入力压范冰冰的新闻,开始在网络上铺天盖地。穗福门窗荣获央广网家居频道“十

  打造出第一批“网红”的蒋大红,却在这一年转型,开了电商运营公司。不到半年时间,他赚了100多万。

  蒋大红每天忙得脚不着地,“很多不懂运营的小老板都想做电商。每天都有人上门来谈合作。”多的时候,他一个月能帮30多家企业,做“电商操盘手”。

  “那是搜索流量的时代,卖家前期先赔本生产,赚足口碑和流量,之后再卖货。”

  一家内衣工厂有几百万的货,想卖给他。蒋大红想了想,觉得这笔买卖成本低,行得通。

  当时公司不到10个人,为了清点那批内衣,蒋大红“借”来了老婆的姐姐,带着几个女生整整点了两个月。之后的上架、接单、发货,几乎占据了公司所有的人手,代运营的业务,却无人问津。

  这笔内衣的大生意,最终将蒋大红的公司彻底拖垮。不久后,公司就宣布了破产。

  他又重新捡起了书,开始研究淘宝直播的技巧,也关注薇娅、李佳琦这样正当红的头部主播。“就像当年的街拍一样,在我看来,淘宝直播属于新兴事物,还有很大的发展研究空间。”

  前不久,他刚刚和广州十三行的一个女装公司,达成合作,要帮助店铺做电商运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